一、食鶴拳之特徵

    力樁自然 ,馬步不丁不八,前四後六,手法講究以力就力,以門就門,出手必定父子相隨,留三去七,馬步全運用以化全身,偏身;

就如拳經所曰:[力在半藏半用之間],而食鶴拳之攻擊距離短 ,能在貼身之際,以寸勁發力制敵,為之獨特手法。

    食鶴拳是屬內柔外剛的武術 ,武術見識淺者,只見其剛,會誤認食鶴拳是一種剛硬直線型的武術,其實不然,食鶴拳的剛,乃是

從無力狀態中發揮出來的 ,真柔所生之剛,才是真剛,就如拳經所曰:[身如楊柳拳如彈,馬如車輪手如矢]。

 

二、食鶴拳之八誌

     凡練習食鶴拳不明八誌者,皆不能練達標準,因八誌為食鶴拳終身必苦修之課程,也是練習食鶴拳功力之主要技巧,

若無法把八誌之奧妙體會出來,那將無法得到食鶴拳千變萬化之手法;其八誌為:(閩南音譯為ㄊㄨㄣ)

(閩南音譯為ㄊㄡˋ)(閩南音譯為ㄆㄨˊ)(閩南音譯為ㄉㄧㄣˇ)(閩南音譯為ㄏㄟˋ)(閩南音譯為ㄍㄨㄚ)

(閩南音譯為ㄏㄧㄡˋ)(閩南音譯為ㄉㄨㄢˋ);食鶴拳之八誌也是代表著八種力量,而這八種力量也結合於食鶴拳形法

之運用,讓食鶴拳手法達到黏、圓 、滑、震、抖、脆、以及身體瞬間之爆發力和馬步落地生根之力。食鶴拳八誌之法其中之

奧妙,文筆實難完全表達,須由指點體會其中之理才會成功。

吞:如貓兒戲鼠之狀;將氣、手、身作收入之意,用作四兩撥千斤之法。

吐:如猛虎出林之勢;將氣、手、身作吐出之勢,有吞必有吐,用作檔攻之法。

浮:如飛鳶定地之形;將手提上,吊上地根力與全身之暗勁,用以聽敵動靜之法。

沉:如泰山壓頂之意;將手、身、腳之暗勁往下墜沉,氣落丹田,用於瓦解敵方力 量之法。

撲:如單箭出弓之急;將身、肩、手脆柔之勁,上提發至手掌,用於虛實化勢黏貼之法。

提:如白鶴找食之形;將手、身、腳之剛勁上提至肩尾,以脆勁發至手肘,用於近戰迫身化力之法。

甩:如流星趕月之速;將身、腳之剛勁提至腰止,以快速之柔勁發至手尾,用於實攻探敵之法。

彈:如虎子跳牆之勢;將腳之地根力提至腰止,以腰、肩脆柔之勁快速發出,用於實攻克敵之法。

 

三、食鶴拳之形、功、法

    宇宙不離三才:天、地、人;功夫不離三才:形、功、法,若無三才之配合,不成拳也。食鶴拳之三才可分為「身形」

之三才與「拳法」之三才,「身形」三才指手、腳、身三部位,三部位若能一體而動,攻防當可自然而行,「拳法」三才

指上、中、下三盤, 三盤須配合三部位,若配合無礙自由應用,可說是食鶴拳之妙,而形、功、法乃武術的本質,也適用於所有武術。

 

()食鶴拳之「形」

    所有的武術,皆由「形」入之。中國武術各門派,都是先學步形,步法,手形,手法,身形,身法等之基本姿勢,當動作

正確後,在學拳套(拳法套路),而食鶴拳也是如此,學習食鶴拳時,所有動作都須以自然不作勢為要,只要依自然之「形」

不斷的練習, 「功」便會因此自然而出,也就說,食鶴拳之「形」「功」是一體的,練習「形」的同時便可在學習中獲得「功」力。

 

()食鶴拳之「功」

     由於中國武術之拳法與各門派,種類甚多,也各有千秋,但因傳承問題,許多拳法在「功」力方面已經失傳,甚感可惜,

而食鶴拳的「功」力是由「形」而出,不同於其他拳法,也是食鶴拳的特色與奧妙,食鶴拳的「功」力,在持續練習基本動

作與拳套24個月,即會逐漸出現,習至68個月,「功」力於一定程度時,會出現倦怠期,而倦怠期的出現會讓學習者,

在各種技法,變得生硬而且不自然,「功」力也會有逐漸失去且難以進步的錯覺,此現象會持續一段時間,時間長短以學習

者勤惰而定,若勤練者,便可 很快度過,當度過倦怠期,新的功力又會再度出現,會讓學習者在肉體與精神上,有一 種舒暢

的感覺。由於倦怠期會隨學習者,以週期而反複進行,也因如此,有不少人因不能 突破倦怠期,而逐漸停止練習,等於前

「功」盡棄,非常可惜,若是肯平心靜氣,以自我突破為理念,更加勤練。若能度過倦怠期,那「功」力自然大大進步。

     在「拳套」練習的過程中,也是一樣會出現倦怠的現象,此現象可以說是「拳套」厭倦感,與「功」力的倦怠期雷同,

只差別於,對「拳套」的理解與應用無法進步,如要度過此厭倦感,除加以勤練外,其關鍵在於練習時,在拳套之間須進行

著一種目不可見的戰鬥情形,在這極為重要,倘若度過厭倦感,在於「拳套」的理解與應用,會有「更上一層樓」的境界。

 

()食鶴拳之「法」

    以中國武術而言,「法」代表所有身、心應用之技法,也是「形」與「功」的結晶,由 於「法」是由習者,對「形」與「功」

的領悟,再加上習者自身的智慧,所生之技法,再 藉由二人以上對練,使之熟練,但是「法」卻非無敵,拳經曰:「有法必有解

;無解自無 精」,在武術中「一山自有一山高;強中自有強中手」一直是最能發人深思的名言,也所 謂的「人外有人;天外有天」

,文學也好,武學也好,各種技能也好,其道理也是一樣,「活到老學到老」完全沒有止境。中國武術,僅憑其招式,是無法看

出其中真正的實力, 「形」練得好,「功」也不錯,但是一旦交手時,有不少人卻一個技法也使不出來,這是 為什麼呢?其道理

很簡單,因為沒有「法」。「法」雖說是「形」與「功」的結晶,但應 用「法」時,卻非應用固定之「形」,固定之「功」,而

是於練習中,對固定之「形」與 「功」的領悟,再化出另一種「形」與「功」所延伸出來的「法」,領悟越深,其「法」之應用

也越多變,越千變萬化,正如拳經所曰:「連枝接葉」「一法生百法」。

    在中國武術中的「形、功、法」是固不可缺的三要素,三者不能兼備,想要在武學中,求得其真髓,是不可能的,且也無投機之

法,由於中國武術種類甚多,教者素養不一,常在招生中以「短期」 或「速成」甚至「函授」為宣傳號招,老實說,這些都是騙人

的噱頭,在此筆者給於武術愛好者一個正確的觀念,若要習得武術,除了師父的口傳直授外,習者還須用時間與體力加上恆心與毅

力,才能獲得,為何如此一說?因為『功夫』的『功』是由『工』與『力』結合而成的,也就是說用時間來累積力量,而『夫』是

由『二』與『人』的結合,也就是說練習過程中須有二人以上,而如果只有一人練習武術,只會練出力量,無法體會「法」的變化

與應用,所以一人練習武術不能稱為『功夫』,而是『功大』。以上的敘述,乃是學習武術必要之常識,若要誠心想學好武術,除

了實際跟隨名師外,絕無他途。

 

四、總結

     據說食鶴拳是方七娘 ,內傳之拳法,只傳於締接掌門之人,因此食鶴拳包含飛、鳴、宿三種拳 法於一身,可以說是方七娘,之精

華之作,而食鶴拳本身也隱藏著一種神秘的哲理,會對練習者不 定時的考驗,考驗練習者的耐力與意力,如能突破考驗,練習者將

會體會到更高階的功力,而這不 定時的考驗也不會因突破而停止,將會再次隨時的對練習者發出考驗,也因為如此使得練習者 不斷

的突破,不斷的進步,如無法突破考驗,其考驗也隨之停止 ,這也意味著練習者已無法得到食鶴拳之精華。